4月18日是深圳市寶安區申請小一學位網上預報名截止的日子,但對該區新安街道部分片區的家長來說,孩子能否順利入學還是個未知數。
  由於片區內沒有公辦小學,而承擔片區學位任務的只有一所民辦學校開設的兩個公辦班約100個學位,遠遠滿足不了上千名適齡兒童的入學需求。
  近日,該片區數百名家長集體上書寶安區政府,要求將片區內國有民辦學校轉為公辦,使孩子能就近入學、享有公平的義務教育。
  片區內無一所公辦小學
  新安街道45、47、48、49、50區緊鄰寶安中心城區,占地面積135萬平方米,常住人口超過14萬,自上世紀90年代起,這裡就是人口稠密的繁華之地。
  根據教育部門的學區劃分,新安街道這幾個片區屬於翻身實驗學校學區。創建於2000年8月的翻身實驗學校是深圳一所規模較大的民辦學校,公開資料顯示,該校小學部由新安街道辦事處出資2800萬元建設,屬國有民辦性質。
  由於片區內再無其他公辦小學,為解決附近居民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問題,寶安區政府出資向翻身實驗學校購買學位,由該校設立了兩個公辦班提供學位約100個。
  然而,一位家長通過走訪幼兒園得到的數據顯示,今年,該學區申請小一學位的適齡兒童超過千人。
  鐘女士是為孩子入學焦慮的家長之一,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雖然自己是深圳戶口,也在片區內買了房子,按照積分排名會比較靠前,但由於片區能提供給的公辦學位與實際需求相差懸殊,她對孩子能否入學並無把握。
  記者瞭解到,實際上,該片區小學公辦學位緊張狀況早已存在,一些家長為了孩子能享受到義務教育,只能通過辦理虛假租賃合同等方式到其他片區就讀,這也給家長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便。一位孩子在濱海小學擇校就讀的賴姓家長告訴記者,每天接送孩子她在家和學校間往返4次花費大量時間。
  “不管怎麼說,以前還可以通過其他途徑到別的片區上公辦小學,今年區里對積分入學調整了政策,堵死了跨區租房求學的路,如果申請不到到公辦學位,我們只能到翻身實驗學校的收費班讀書,那每年的學費就近2萬元,這對我們普通家庭來說壓力太大了。”鐘女士抱怨說。
  即使已經申請到公辦學位的家長,對自己孩子在翻身實驗學校就讀的狀況也頗不滿意。
  一位凡姓學生家長告訴記者,他的孩子目前在讀小學二年級,雖然名義上是公辦,但在學校內更像是“二等公民”,學校將優質的教育資源向收費班傾斜,無論是教學質量還是配套設施,公辦班都與收費班有一定的差距。而且,教師的流動性很大,兩年不到,他孩子所在班級已經換了3個班主任。
  “這麼大的片區為什麼沒有一所公辦小學?教育公平何在?”一位家長質疑道。
  在無學可上的巨大焦慮下,片區內的家長們聯合起來向區教育局反映,要求在該學區內設立一所公辦小學,滿足適齡兒童接受平等的義務教育的需求。
  面對家長們的強烈呼籲,寶安區教育局在答覆中稱,片區內已無新建學校用地,該區決定從今年秋季開始,由公辦安樂小學在翻身實驗學校設立分校區,派出管理班子和教師隊伍進駐翻身實驗學校公辦小學部,全面負責1-6年級公辦班的教育教學與管理,並將小一公辦班招生計劃從原計劃的兩個班增加到4個班。
  教育部門承諾,對於符合條件但無法就讀“公辦班”的學生,寶安區還將給予每學生每學年5000元的教育補貼。
  寶安區教育局還表示,為了進一步緩解學位緊張的壓力,該區還將加快安樂小學改造擴容,加快其他兩所學校的建設計劃,待完成後根據生源分佈情況重新調整招生。
  由兩個班擴招到4個班,顯然仍無法滿足片區內居民得到公平義務教育的願望。對即將入學的孩子來說,政府擴建、新建學校的計劃更是“遠水不解近渴”,家長們呼籲,政府應將翻身實驗學校這所國有民辦學校轉製為公辦。
  國有民辦轉制步履艱難
  因人口迅猛膨脹,深圳基礎教育資源匱乏的矛盾十分突出,近年來,該市加快了中小學的改擴建步伐,僅今年內就有28所公辦中小學完成改擴建,新增公辦義務教育學位3.7萬個,即便如此,來自市教育局的數字顯示,今年深圳小一學位缺口仍達3.3萬個。
  針對家長們提出將翻身實驗學校轉為公辦的訴求,寶安區教育局對媒體表示,這涉及違反辦學協議書提前結束合作辦學的問題,需要與辦學方按照法律規定和程序進行協商處理,不是單方面能夠決定的。
  據瞭解,作為當初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的一種探索性改革措施,上個世紀90年代,全國各地紛紛創辦國有民辦學校,深圳也不例外,翻身實驗學校小學部的國有民辦身份即在此背景下出現。
  長期關註深圳基礎教育的深圳都會城市研究院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宏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國有民辦學校”是特殊時期的特殊政策產物,起初是由於政府公共服務能力有限以及出於甩包袱的目的,出現了這些由國家和集體投資、由民營資本進行運營的學校,由於基礎教育的公平、公益性和資本的逐利性之間存在天然矛盾,市民本應免費享受的公共教育產品轉變為市場化的商品,因此,這種辦學模式創立不久便飽受詬病。
  2009年,廣東省教育廳出台文件要求各地清理規範義務教育階段國有民辦學校改製。然而,至今為止,擁有30多所國有民辦學校的深圳市僅完成了幾所學校的改製任務。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育界人士告訴記者,儘管有文件作為支持,但在實際操作中轉制過程仍然步履艱難,最大的困難在於,此前與基層政府簽訂的辦學合同距離到期還有相當時間,提前終止合同,政府需要補償對方,國有民辦學校承辦方也不願放棄學校經營向政府提出高額的賠償費用。
  “就翻身學校轉制問題,我們和教育局多次溝通,教育局領導總是說這是歷史遺留問題,既然承認是問題,就應該積極解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拖著。”一位學生家長氣憤地說。  (原標題:14萬人的社區無一所公辦小學)
創作者介紹

league

wf82wfoh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