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德旗在幫奶支票貼現奶掃地,此時天還只是矇矇亮。
袁德旗拉著垃九份民宿圾車返回住處。
  清晨5點,10歲的小德旗就已經和奶奶一起起床了。因為十幾家共用一個廁所,小德旗在寒風中等了十分鐘。昨天清晨5點20分,記者襯衫跟隨郝朝英、袁德旗祖孫倆一起出發了,5分鐘後到達郝奶奶的責任區——亳州市光明小區。此刻,這個城市安靜得能聽到小賣部里大叔的鼾聲。小區裡面沒有路燈,一片漆黑中,10歲的小德旗左手握電筒、右手拿掃把,麻利地把人行道上的垃圾都掃到路牙下麵。
  他的卡通書都是禮服撿來的
  亳州市光明路193號,袁德旗和爺爺、奶奶、哥哥住在路東巷一間十平方米的平房裡。說起系統家具老人的兩個孫子,附近居民都會豎起大拇指。
  今年3月,小德旗的爺爺,60歲的袁會知老人診斷出嚴重肝炎,腹脹卧床不起。為了讓奶奶有時間照顧爺爺,今年7月,袁德旗和哥哥袁葵龍就從老家大楊鎮搬到奶奶郝朝英在亳州市區的宿舍,哥哥做早飯,小德旗和奶奶一起上街掃地。
  “這間房子原本是我和另外3名清潔女工住,後來她們都搬走了,我老伴和孫子才能住進來,一年租金一千多。”郝朝英告訴記者,兩個孫子都是二兒子的孩子,“兒媳婦5年前去世了,兒子也蹲監獄了。”現在,祖孫4人的生活僅靠郝朝英當保潔員的微薄收入維持。
  一張小桌子,昏黃的燈光,11月20日晚記者見到小德旗時,他正端坐在桌前看一本叫《虹貓仗劍走天涯》的卡通書。書缺了幾頁,破破爛爛的,但小德旗卻看得津津有味。他的小書桌上像這樣的書還有一厚摞,“這些都是我撿來的,我從來沒花錢買過書。”郝奶奶告訴記者,“旁邊複印店的老闆看德旗和哥哥連個寫字的地方都沒有,就把小桌子送給他們寫作業。”
  孩子撿破爛貼補家用
  從今年夏天開始,袁德旗每天5點就起床和奶奶一起清掃小區,7點前掃完,回家喝一碗稀飯再趕去上學。袁德旗和哥哥還承擔了家裡的所有家務,煮飯、洗碗、洗衣服。街坊告訴記者,有時候小德旗還會在上學前到附近撿廢品。“經常拖一大袋瓶子、紙殼回來,從沒見過這麼懂事的孩子。”巷口鹵味攤老闆說。
  德旗和哥哥擠在一張小床上,床上沒有墊褥,被子也很單薄。床頭堆滿了各色塑料瓶子,這些都是小德旗從外面撿的,還沒來得及賣掉。
  郝朝英告訴記者,孫子每天都能自覺起床,“有時候他還叫我,你趕緊起來給爺爺瞧病。”小德旗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爺爺快點好起來,“爺爺好了就能照顧我們,我和奶奶就不用早起了。”小德旗說。
  掃大街他不怕臟不怕累
  昨天清晨5點多,記者跟隨祖孫倆來到亳州市光明小區,本以為小德旗是打打下手,實際上記者卻發現,他幫奶奶承擔了一半的清掃任務。
  掃地的過程中,小德旗不斷咳嗽。前兩天小家伙就感冒了,但他還是一咕嚕鑽進車子下麵,把裡面的垃圾也掏出來。“衣服,衣服都臟了。”記者忍不住說。“衣服臟了可以再洗,地臟了奶奶就得罰錢了。”小德旗說。
  奶奶和弟弟把垃圾掃到路邊,袁葵龍就把積在樓棟下麵的生活垃圾清到車裡,用手拎、用掃把掃,用鏟子鏟。“這個裝好,家裡飯就該燒好了。”葵龍12歲,上初一,6點半他要先回家吃飯,7點去學校。
  6點40分,小德旗和奶奶掃到最後一棟房子,這是一棟別墅。當別墅里的孩子坐上小汽車去學校時,小德旗拖起“吃”得飽飽的垃圾車走出小區,從花園路穿過一條長長的巷子,送到位於文帝路的垃圾中轉站。往返這一趟有三四里地。“累不累?”記者問。“不累。”說完,小德旗還頑皮地跑起來。
  他刻苦懂事 老師都佩服
  7點半,小德旗出發去學校了。這一天,他穿上了超市老闆送給他的新棉襖,顯得特別精神。他所在的亳州市育苗小學是一所民辦小學,80%以上的學生都是留守兒童和務工人員子弟。“我們學校的貧困生很多,袁德旗是其中最貧困的一個。”學校後勤組的老師李龍軍告訴記者。
  小德旗去年轉來學校沒多久,班主任趙月芬和其他老師家訪瞭解情況後,就免費幫小德旗補習功課。“中午就讓他在學校吃了,吃完飯老師們再幫他補習一下。”學校還減免了袁德旗的學費。“前幾天,全校師生為袁德旗捐款,買了棉衣和棉鞋以及家裡的燈具。”
  每天超負荷的勞動,一個成年人都吃不消。但是袁德旗的成績一直在班級前十名,上學期期末考試還考了班級第四。“他特別刻苦,懂事,我作為他的老師都佩服。”趙老師說。袁德旗一直坐在班上最後一排,好幾次老師要調他到前面坐,他都拒絕了,他說:“我就坐在這兒,讓其他同學坐前面吧。”
  趙老師告訴記者,袁德旗性格有些內向,除了幾個玩得好的小伙伴,跟其他同學很少交流。8點半晨讀課後,小德旗和好朋友玩起了扔沙包,這時他才露出燦爛的笑容。(宛婧/文、陳群/圖)  (原標題:亳州10歲男童幫奶奶掃大街(組圖))
創作者介紹

league

wf82wfoh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